大家|为什么2019年全球的森林都在燃烧?气候灾难已避无可避

当全球气候危机已然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影响我们生存的时候,我们竟然还有余裕做这样无谓的口舌之争。

撰文/连清川

活久见。

中国舆论场的变迁真是令人眼花缭乱,不知所措。前两年,一个社会热点便会成为朋友圈的试金石。人们纷纷选择立场,开始戏剧性地乱斗:他们都各说各话,然后多年朋友反目成仇,彼此拉黑。

王宝强事件,杨绛逝世,任何一个微小的风吹草动,都能引发一场“血案”。

可是今天这个风向又变了。在我看来主要是反转反转再反转。

澳洲大火从同情考拉开始,人们开始讨论天灾人祸,转向了燃烧的卫星云图的真假,然后转向了一个与当年中国的比较,然后又转向了对于比较的斥责。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新的角度可供老司机们再打一次方向盘。

会有这么多次的转向,当然是国人彼此之间已经丧失了信任,也是因为在信息泛滥之下的定见缺失,更是价值观混乱下的共识匮乏。

关于澳洲大火的纷扰,彼此的攻讦与愤怒,事实上只是一场极其愚蠢的争论。它的实质问题是,所带来的后果是将人们的目光从真正应当关心的议题中转移出去,而忽略了这场大火所需要的严肃讨论:当全球气候危机已然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影响我们生存的时候,我们竟然还有余裕做这样无谓的口舌之争。

一、大火

燃烧了4个月的大火还在燃烧。到1月13日,澳洲的过火面积已经超过了1000万公顷,105处着火点依然在燃烧,38处火情仍然未得到控制。

“醒过来”的澳洲总理莫里森已经动用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庞大的兵力进行扑救。虽然1月上旬曾经有过一次降雨让人们以为能够将这场地狱之火浇灭。但是倏忽而去的雨水终于让人们痛楚地感受到了希望的再次消失。

烧到这种地步,只有上天的降雨才能解救。世界上各种宗教的爱心人士开始在全世界祈雨。

质疑澳洲政府的颟顸与冷血,开始成为了一种主流话语,是因为他们的不作为,才放任了澳洲的火狱。

澳洲民众情绪固然可悯,然而国内自媒体铺天盖地隔岸观火的指责,却其实面目可憎。

科学给出的解释,至少大部分与澳洲的政局殊无关联。澳洲大火,本无可逃。

迄今为止,有三大自然因素和一个人为因素,共同造就了这场大火:

高温。自2019年以来,澳洲便处在火炉之中,录下了几个历史记录的高温天气。3月、4月、7月的日均最高温度,在百年有气象记录中高居前五。到了12月18日,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最热一天,全国平均最高气温为41.9度,而部分地区,竟然高达50度。2019年是有史以来高温第二名。

干旱。澳大利亚气象局2019年12月宣布,刚刚过去的春季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干旱的一个季节。悉尼的每月日均降水量都在两毫米以下,而12月仅有0.06毫米,是悉尼历史上降雨量最少的12月。以往澳洲11月的平均降水量都在100毫米以上,而2019年只有18毫米。整个澳洲都在大旱之中。政府甚至开始限定人们的用水量。

植被。澳洲森林中有90%的树木是桉树。这种植物的表皮含有丰富的桉树油,脱落之后便堆积在树木根部,而气温达到40度时,就会产生自燃,引发火灾。这是桉树的进化策略:在其树根下埋藏着树苗,在高温燃烧之后便会破土而出。在许多年的山火中,桉树成为了澳洲森林的主宰。

纵火。此次大火中,有108人被控纵火引发着火点,而其中24人已经被逮捕。

澳洲总理莫里森,一直到1月初,才如梦初醒,发现澳洲的山火已经到了几无可为的肆虐状态。燃烧了四个月,才发现?

这又是一个有意的误导。澳洲的山火年年在烧,并且事实上,一定程度的山火,有益森林维持其平衡的状态。对于一个生活在都市中的人的确难以理解大面积森林的微妙平衡。如果在一个比较湿润的年份里,看护人甚至要有意纵火,烧出一个隔离带来,以免一次森林大火,便摧毁整片山林。

此外,澳洲有着极其严密的森林防火体系,其所雇佣的专业救火队,和灭火志愿者,形成了一套非常完整的森林救火体系,在发生山火时便自然启动,根本无需任何政府官员的参与。州长、市长前往火灾现场,除了添乱之外,毫无益处。

因而,莫里森便施施然去夏威夷度假了,他以为,这不过是每年一次的森林自我建设。当然,他并非无可指责。创历史记录的高温和干旱摆在那里,着火点平添了无数倍,他却毫无警觉,乃至当无力回天的时候,他才惊觉为时已晚。

可是这是澳洲史无前例的森林灾难吗?1976年,澳洲大火同样绵延数月,遂有“世界火海”之称,烧毁森林草原面积1.17亿公顷,占国土总面积的七分之一。果壳的文章叹息说:在澳洲的土地上,几乎每一棵树都曾被烧过。

国内自媒体惊天地泣鬼神的同情心,其实是健忘且廉价的。在9月份的时候,他们也以同样惊天地泣鬼神的面貌,哭过亚马逊森林大火。如果他们还记得的话,当时的巴西总统,同样以吊儿郎当的精神,应对过这场大火。亚马逊的过火面积,是250万公顷。

当然,其实人们还都已经忘却了的,是今年还产生了北加州森林大火和西伯利亚森林大火,其中,西伯利亚森林大火过火面积430万公顷。

二、危机

为什么2019年全球的森林都在燃烧?

或许可以查看一下气候资料。2018年是自有全球温度记录以来的第四热年份;2014年是第五热。前三名呢?2016年、2017年和2015年。

也就是说,1880年以来,全球最热的时候,就是这几年。

在可知的全球森林大火中,可以确认气温升高所导致的是澳洲、北加州和西伯利亚。只有亚马逊森林主要是人为所致。

围绕着气候变化的各国斗争纷纷扰扰,并且对于未来的气候控制有各种说法。但是非常明确的信息就那么几点。

自工业化革命以来,全球的平均气温已经上升了1摄氏度。就这1度,使我们生活的世界,变成了地球历史12万年以来最热的时候。

2016年联合国提出来的目标,是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的幅度在本世纪内控制在2度之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水平的1.5度之内。

这个目标瞄准的是本世纪末。但是《自然》杂志给出来的答案,比联合国的工作小组IPCC还要悲观。今年1月它刊文认为,全球升温的速度要比想象的快得多。不用等到,世纪末,2030年全球气温上升就可能达到1.5度,而2045年,就能达到2度。

我们几乎不需要去理解全球平均气温上升2度是什么概念,简单地说就是灾难性,全球缺水,如同澳洲大火一般的森林燃烧在全世界范围发生,海平面上升。

到下半年的时候,连IPCC都已经慌了。事实上,留给人类治理气温上升问题的时间只有十年时间。另外一个更加悲观的预测是说法是,即便人类现在无论做什么努力,全球气温依然可能上升2度。不过,IPCC依然认为有可能将气温上升控制在1.5度之内,但它要求行动。

2019年9月,由100个科学家联署的《气候变化下的海洋与冰冻圈》发出了末世警报:到本世纪末,全球海平面将上升1米,北冰洋无冰。事实上,在过去35年中,北冰洋的多年海冰已经减少了96%。

气候的灾难性变化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化共识,哪怕反对气候变化的人,都承认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但是反对者的观点是:这些问题无关紧要,因为全球气候变化从来都在进行之中,而这些数据的变化,并不会给人类带来什么灾难。

那么核心的争论是什么?

是碳排放。2016年联合国发起的《巴黎协定》,旨在控温,把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1.5度之内。

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必须在2030年把全球碳排放数量比2010年减少45%。

许多人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轻佻地把这个目标看成是低碳出行,环保饮食等等。呵呵,如果仅仅是在衣食住行上讲究讲究,就能够把降温目标实现的话,那么各个国家恐怕都迫不及待地要颁布节衣缩食指南了。

不,减少碳排放意味着整个世界改变我们总体的生活方式。碳排放的根本问题在于减少化石能源的消耗。美国烧的石油,澳大利亚烧的煤,欧洲烧的天然气。

世界所有的一切生产,都是能源消耗。平民粮食、衣服、汽车,政府的飞机、大炮、军舰,全球化的出口与贸易,轮船与货物。都建立在能源上。

减少碳排放,说到底就是要各国都减少生产,把整体的生活过得清淡一些,不要吃那么多,不要开车,不要贪恋时尚,以及,不要生产那么多武器。

你不干,全世界抱着一起死。

结果就是:协议搞不定。很多人,宁愿全世界抱着一起死。

三、桑伯格

有个小女孩不愿意全世界抱着一起死。她叫格雷塔・桑伯格。

格雷塔・桑伯格

这个瑞典的女孩本来不能够成为英雄。她患有一种病,叫阿斯伯格症,其实就是自闭症的一种。她在学校里非常沉默,是个学霸,却总是坐在教室的后面,一声不吭。

大约她的同学中,没有人认为她能够成为风云人物。

可是2018年,因为瑞典的一次山火,格雷塔突然间意识到,环境危机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时刻。可是她一个中学生,能做什么呢?

15岁的她,作为一个学生,能做的唯有罢课。然后,她开始了悲惨的一个人的罢课。每个星期五,她带着一个简陋的手写标语牌“罢课为气候”,到瑞典议会大厦静坐。

没有人理她。大约经过的许多议员们还会悄悄地嘲笑她:一个中学的小姑娘,这样孤独的抗议,能发生什么呢。

但是奇迹偏偏发生了。就这样,一个两个人加入了她的行列。几个月后,格雷塔的个人静坐,变成了席卷全世界的风潮,成为了一种运动,名为“星期五为未来”(Friday for Future),不但全世界各个国家,欧美亚非拉,数百万人上街,举着这个牌子,有罢课,还有罢工。

不,格雷塔没有组建出一个邪教,也没有组建出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去发动星期五为未来。她仍然是一个个体,虽然拥趸众多。

这个非中心话的运动,已经变成了全世界革命的普遍形式。当他们认同某种理念的时候,他们并不会去追随一个中心化的组织,而仅仅听从自己的心灵,用自己的形式去抗议,游行,示威。

数百万人,加入了这个运动,以格雷塔的名义,却并不在格雷塔的组织中。

2019年,联合国大会邀请了格雷塔参加它的气候大会。于是出现了著名的一幕。格雷塔指着所有政治领袖的鼻子,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大声斥责道:你们偷走了我的童年!你们怎么敢!(How dare you!)

就在这之后,格雷塔的运动,变成了全世界的行动。10―12月,全球超过500万青年,走上了街头,抗议《巴黎协定》的失败,要求政治领袖们,为改变全球气候危机做出实际的行动。

但所有的政治领袖对格雷塔嗤之以鼻,他们依然把她当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只供疼爱,稍许怜悯。特朗普笑嘻嘻地说,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孩,期待着光明美好的未来,见到你真高兴。

但普京就没有那么客气,他说,我相信格雷塔是一个善良、真诚的女孩。但成年人必须尽一切的努力,避免把青少年和儿童带入一些极端的情况。……许多非洲或亚洲的人,也希望生活在与瑞典相同的财富水平中,这该如何实现?

当然,对格雷塔最不友好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某些中国网民。他们反对格雷塔的一切。

他们说,格雷塔是个空想家,只说不做。她不如那些在戈壁上种树的人。格雷塔去纽约参加气候大会时,特地开了一艘非传统动力的船只,看上去很环保,实际上后来这艘船要运回瑞典,损耗的能量更多。

他们甚至说,她胁迫了她的父母。母亲是个歌唱家,却不许乘坐飞机,耽误了前程;父亲被迫成为了素食者。多么不孝。

在这个世界上,那些无穷无尽地攫取能源资源,毫无节制地消费,并且毫无廉耻地发动地缘战略竞争,把整个世界都推进了全球气温上升,把整体人类都推进了不可逆转的深渊的时候,他们实际上绑架了所有的人,包括他们所喜欢的戈壁上艰难种树的人们。

其本质,是富人绑架了穷人。

《巴黎协定》的核心涵义,恰恰是要通过碳排放的全球性安排,实现气候危机控制的非零和游戏,通过全球的一致行动,为人类寻找出一种能够共同发展的道路,损有余而补不足。没有一种政策,应当以扼杀穷人的发展空间作为目标。

格雷塔的要求,和联合国的目标,恰恰是通过让美国、欧洲、瑞典这样的发达地区和国家,通过主动的碳排放减少,从而让亚非拉国家能够获取更多的发展空间。

然而,因为特朗普、普京这样强硬派的国家领袖的拒绝和推诿,《巴黎协定》已经成为一纸空文。

格雷塔的愤怒,她的面目狰狞,全都是为了你我和我们的下一代的未来。你如何忍心指责她的不优美,不淡定,不妥协?How dare you?

那些看到格雷塔作为一个孩子无从提出气候危机的解决方案,看到她不那么完美的一些举动的人,你们不过还在期待圣人出,海晏河清而已。

她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在这个已经不能够产生英雄,每个个体在富裕和金钱面前都已经卑躬屈膝,噤若寒蝉的今天,成为了一个不可能的英雄。

她以一己弱小而单薄的身躯,试图唤醒整个世界对于未来的警醒和行动。如果我们不能够感到羞愧和崇敬的话,那只是因为我们太过于懦弱和自私。

澳洲山林大火,终将会淡出朋友圈的。那次愚蠢的争论,其实不过再一次证明了我们对于自己和对于世界的麻木不仁而已。

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残忍到这个地步: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关心的人性与未来,我们都嗤之以鼻。而那些能够唤起虚荣与财富幻梦的事情,我们都趋之若鹜。

大家都把眼睛看向了金碧辉煌的房地产和香车宝马的奢侈品。因为我们坚信,大火不会燃烧到我们的身边,世界仍将美好而无忧。

哪怕地狱只有一步之遥。

Author: admin